奢侈品电商股是否会因此陨落

浏览次数:70更新时间:2021-11-29作者:

近日,奢侈品电商股寺库因托欠供应商货款等消息传出,陷入负面舆论漩涡。事实上,寺库危局似乎早已出现。2020年,寺库没能按时发布财务数据,接到纳斯达克的警告也被网友戏称为不敢发财报。

奢侈品电商股是否会因此陨落

到2021年11月9日,一拖再拖的寺库终于交出了2020年的财务数据。财务数据显示信息,2020年寺库收入60.19亿元,同比下降12.06%,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7186万元,同比下降146.35%。

这一份迟到的答卷也表露,寺库的奢侈品生意愈来愈难做,但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寺库在众多二手奢侈品牌获得大量融资的热潮下迈出了这一步?

业绩逐年下滑,负面舆论不断。

近几个月来,寺库处在危机时刻,被其商家、员工和消费者投诉。寺库还曝料资金链困难,托欠供应商货款等。许多人感叹寺库在奢侈品生意的道路上愈来愈不赚钱。

愈来愈多的消费者对寺庙 的信任逐渐降低。目前,在黑猫投诉app上,有2000起关于寺庙 不退款的投诉。许多消费者表示,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接到货物,并申请退款,客户服务也没有回应。

同时,除了在寺库app上销售新奢侈品外,还有一些商品是二手商品。一位名字叫做张毅的寄售商说,他在2021年5月中下旬寄售了一个BV男包。他买的时候大概是8900元,直接打了三折,售价2500元。

奢侈品电商股是否会因此陨落

据统计,销售订单显示信息6月24日销售,预计30个工作日内付款,即8月4.5日左右。但到了期限,张益却迟迟沒有接到他们的钱。售后服务表财务支付有限额,张毅一直在等待支付。与此同时,张毅发现自己的手机端和PC端信息不同步,手机端看销售情况就是寄售,电脑端显示信息已经销售。

到目前为止,张毅沒有接到他们的钱。客服方没有回应,也没有回应消息。

包括寺库在内的供应商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据媒体报道,他们从今年年初开始就沒有接到过货款。

据“天眼查”APP,寺库开庭公告多达80余条,尤其自2021年9月起,涉及买卖合同、信息网络销售合同、网上购物合同、贷款合同、服务合同等多项纠纷。

除此之外,寺库在其他企业持有的股权被冻结,累计冻结股权达1.83亿元。近11月,西安寺库文化创意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西安西金同盛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被冻结4000万元。

迟到的财报数据也显示信息,寺库的收入和利润表现并不理想。在负面消息缠绕的情况下,寺库也没有解释财报延迟的原因。也许目前解释沒有多大意义。

根据财务数据,2020年最新的60.19亿元收入比2019年的68.48亿元减少了12.06%。事实上,寺库的收入下降自2017年上市至今一直疲软。财务数据显示信息,2016年至2019年,寺库营收分别为25.94亿.37.4.53.88亿和68.4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48.8%.44.21%.44.04%和27.06%。

净利润分别为-6.4亿.-6942万.1.52亿和1.54亿。

寺库自诞生至今一直致力于奢侈品领域,其90%以上的收入都是由奢侈品寄售产生的。然而,2020年,其商品销售业务也有所下滑,比2018年的66.09亿元下降了12.3%,2020年该业务业收入为57.9亿元。在财务数据中,寺库将收入下降归咎于疫情影响供应链和高端自由支配支出。

然而,寺库的交易总额却在逐年上升,从2018年到2020年,其GMV分别为80.48亿.137.85亿.157.86亿,其中移动应用占70%以上。同时,订单总数对应230万单、404万单和438万单。

受寺库角色的限制,其盈利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不能从供应商那里获得更优惠的购买条件,从而提高毛利率。

奢侈品电商股是否会因此陨落

在财务数据中,寺庙 也表露了这一点,由于一些供应商来自具有垂直整合分销渠道的品牌,如果这种品牌的全球定价策略同步,我们的供应商可能无法以有竞争力的价格购买产品,我们不能以优惠的价格购买产品,收入和毛利润比例将受到影响。

电子商务行业分析师李成东认为,寺库作为一个垂直的电子商务app,在奢侈品牌和消费者中间饰演中间商的角色,导致毛利率过高。自上市至今,寺库毛利率更高在2019年季度达到21.1%,此后每季度不超过20%。

寺库毛利率从2018年的17.8%降至2019年的17.5%,进一步降至2020年的14.6%。

奢侈品电商生意不好做?

越来越少的人在寺库购买奢侈品,但中国奢侈品市场正处在向上发展环节。贝恩的报告显示信息,2020年,中国奢侈品消费逆势上升48%,达到3460亿元。

阿里、京东等电子商务巨头加入奢侈品行业,与奢侈品牌合作,将新的奢侈品“商店”转移到综合电子商务app。2020年11月1日至11日,京东奢侈品营业额增长以上,奢侈品首购用户同比增长200%以上;2021年前三个月,天猫奢侈品销量飙升159%。今年双11的时候,超过300万消费者在天猫国际在线打卡海外中古店,销量比618的时候翻了一番。

这种实际上给奢侈品垂直电子商务产生了新的压力。

2020年“618”的时候,寺库与快手协同举行奢侈品直播销售主题活动,发布“瓜分2亿元奖金”主题活动,刺激活跃用户。然而,与其他电子商务app相比,这2亿元的主题活动补贴往往过于吝啬。2020年9月,寺库还与茅台合作,53度飞天茅台正式在app上发布,试图提升app上的用户主题活动。

2018年营销费用为4.11亿元,2019年为4.8亿元,到2020年,费用也大幅缩水至2.79亿元。

根据财务数据,2020年寺库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6.4亿元,比2019年6月的12.03亿元缩水了近一半。

除此之外,二手奢侈品市场愈来愈火爆,妃鱼、红布林、胖虎等玩家纷纷入市。据统计,2020年12月,二手奢侈品服务平台“红布林”已完成数千万美元的B2轮融资,2021年6月,妃鱼完成了3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胖虎奢侈品完成了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此外,截至2020年4月,胖虎的签约店和合资店已达60家,加盟店主要覆盖二三线城市。2021年11月,胖虎021年11月正式开业。2020年8月,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仅二也在上海开设了他们的家线下门店。

这种外部竞争使寺库的奢侈品生意更加困难。寺库于2021年关闭了天津和青岛的两个线下体验中心。目前,其余四个线下体验中心分布在北京、上海、厦门和马来西亚。

但李成东认为,奢侈品牌对网上业务还是不太“感冒”。奢侈品电子商务仍然是一个利基市场,很难建立一个完整的供应链和信用体系。奢侈品消费者也更加关注线下商店产生的实际体验。

现如今,在奢侈品发展的浪潮中,逐渐违背消费者信任的寺庙 能不能承担起奢侈品电子商务股的称号,愈来愈受到消费者的怀疑。


【本文标签】: 奢侈品电商

文章素材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直接联系网站负责人删除,本声明长期有效

本文链接:http://www.bcyyt.com/scpdt/339.html
0.960113s